叙利亚飞机遭土耳其击落飞行员跳伞
来源:叙利亚飞机遭土耳其击落飞行员跳伞发稿时间:2020-04-04 20:42:34


美国亚美医师协会(CAIPA)主席、执行总监刘季高博士3月24日对澎湃新闻表示,“(纽约的)情况非常非常糟糕,大部分的医院如此,尤其是比较平民化的医院,很多病人根本就没有病床,只能躺在地上,一排一排地躺在地上。医院什么都缺,口罩、防护服、护目镜根本就不够,很多医护人员的口罩要用一个礼拜。”

只是民众的轻视不足以引起大爆发,美国政府的反应迟缓才是众矢之的。

事实上,美国每年在秋冬时期都会进入流感季,而当新冠肺炎开始在美国出现后,许多美国普通人不以为意,他们认为流感较新冠肺炎更加严重,但年复一年的应对经验又让他们习以为常。与此同时,新冠肺炎轻症患者的咳嗽、头痛、乏力等症状又很容易被当做流感处理,普通人往往会自行吃药解决。

“美国在1至2月已经有输入的新冠病毒的感染者,但这些感染者并没有被识别和隔离,病毒在美国不断传播,直到丧失了初期进行围堵窗口期,疫情出现了井喷式的局面。”杨功焕对澎湃新闻表示。

3月初,特朗普告诉公众,“别担心疫情会过去”,但美国确诊病例增长却越来越快;他说美国准备充分,结果副总统彭斯转脸就承认试剂盒根本不够用。有接近白宫的共和党人说,特朗普的乐观估计根本上脱离了现实,导致疫情恶化。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七版)》中提到,新型冠状病毒特异性IgM抗体多在发病3-5天后开始出现阳性,IgG抗体滴度恢复期较急性期有4倍及以上增高。杨占秋对《环球时报》记者解释,IgG抗体呈阳性说明至少在一个月以前就被感染过。

据路透社报道,由于供应链中断及重要设备的延迟交付,外科口罩、N95口罩及其他医疗产品短缺,这些医护人员正尝试把这些物资锁起来或藏起来。如果长时间不加以看管,这些物资很容易丢失。

中国公共卫生和流行病学专家、中国疾控中心原副主任杨功焕也对澎湃新闻表示,自己2月28日到美国,“刚刚来的时候几乎没有人戴口罩,一个星期后,零星有那么一两个人戴,华人多的区域可能百分之七八十的人都戴。”她还观察到,一些快餐店的售货员在销售食品时既未保持适当的距离,也未戴口罩。

曾组织美国留学生向中国捐赠口罩的美国乔治华盛顿大学学生曹茗然在澎湃新闻撰文写道,3月2日自己去弗吉尼亚的中国超市采购时,“整个超市里只有我一个人戴着口罩,超市里的各种商品也非常充足。”直到3月7日左右,美国的疫情急转直下,超市里的食品才开始被“抢空”——而那时他的工作也变成了为美国学生发口罩。

医疗资源短缺,卫生系统压力大